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  上卷书坊->《寻欢记》->正文

第五章

    下午两三点,程欢从办公室出来,送图样去制作部。

    白衬衫、半旧工装裤、平底鞋,长发绑条简单的马尾,抱着一大迭图纸,快要高过头顶,吃力地挤进电梯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上下的人一向很多,几乎每到一层就停一次。

    「这么多人啊?」有人一边抱怨,一边挤了进来,一直把程欢挤进角落里。

    「另外两部电梯也爆满。」另一个响应,「没办法,大家都着急,将就一下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嗳,陈姐,我刚刚从企宣部那边出来,听说一条爆炸性新闻,你猜猜看?」刚挤过来的那一个,兴致勃勃又神秘地说。

    「我一大早就听说了。」那个叫陈姐的不怎么感兴趣,「不就是老板和周总监那个助理的事情吗?突然整个公司传得沸沸扬扬。」

    程欢心里「登」的一下提了起来。电梯八卦是经常听见,不过还是头一回听到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「你都知道了啊?」原先那个有点失望,「我还后为自己是独家消息呢,刚刚从朱经理那边听说,她是亲眼看见的。」

    「朱经理?她很少说人家八卦的。」陈姐也意外起来。

    「这次不同啊,事情闹这么大。听说,昨天一大早,乔小姐从日本看演唱会回来,刚下飞机,就跑到公司来找咱们老板,谁知道正好碰见那个助理,叫程欢的是吧?她衣服都没穿好地从老板的办公室里出来!」

    「不至于吧?在办公室里?」旁边有人忍不住插嘴。

    「没错!朱经理看见的。还有呢,前几天,那个程欢假装扭伤了脚,还缠着老板要他帮她擦药……这可不止朱经理一个人看见,27层所有的秘书都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这下子可热闹了。」陈姐摇摇头,「乔瑞那个脾气,不可能忍得下这口气。就算她不好意思撕破脸,这件事传到乔董耳朵里,也够他闹一阵的了。」

    「可不是,乔董一向跟老板就不客气,这次欺负到他们乔家头上了,他肯罢休才奇怪。」

    程欢靠着电梯间冰冷的墙壁,几乎从头冷到脚。

    消息来得太突然了,完全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这--应该不会是乔瑞的主意吧?她虽然任性,可是一向那么骄傲,怎么肯用这种龌龊的下三滥手段!再说,消息传出去,乔瑞的面子也全被丢光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朱心怡,她巴不得看着她被挤出大信。

    怎么办?程欢心里乱成一锅粥,浑身的血液都在血管里东一头西一头地乱窜。事情完全不是他们说的这样,这谣言,也太离谱了吧!

    傅宪明还没回来,他一整天没在公司里露面,不知道昨天乔瑞跟他之间,有没有发生什么冲突。程欢突然担心起来,事情变得这么严重,他知道吗?能应付吗?乔瑄和乔瑞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罢休的。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,电梯突然停住,所有人纷纷走出去,原来已经到了底层。

    程欢慢慢走出去,手上抱着的图样本来就重,现在简直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有两个不认识的职员从她身边擦身而过,程欢听见她们在身后窃窃私语:「咦,她是不是就是设计部那个程欢啊?」

    「好像是……背后看也没什么啊,穿的像个学生一样,倒是真苗条……」

    「老板怎么会跟她……」

    她们声音不大,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,可就只有这么两句,程欢脸上已经好像被掴了一巴掌,一阵热辣辣地漫上来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只不过一天的工夫,整个大信建设从底层大堂到27层全都传遍了!朱心怡未免也太卖力了吧。

    「滴铃铃--」一阵和弦音乐响起来,程欢回过神,是她电话响。干脆原地蹲下来,把一迭图纸放下,程欢呼出一口气,擦擦手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「程欢,你在哪里?」是叶敏,声音很急。

    「在大堂,去制作那边送图样。」

    「快点回来吧,总监在会议室,要你马上去。」叶敏犹豫了一下,「乔董点名找你。」

    程欢心里一沉。来得这么快?!

    「知不知道是什么事,找我找得这么急?」虽然心里有数,可还是抱着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……」叶敏好像叹了一口气,「程欢,妳可能惹祸了。」

    「大不了,炒我鱿鱼好了。」程欢忍不住恼火起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,突然之间谣言满天飞,她勾引傅宪明?在他办公室?开什么玩笑,她已经躲都躲不及了!再说就算她真的这么做了,又有什么了不起!傅宪明这么大一个人了,头上又没绑着「生人勿近」的招牌,他跟什么人来往,别人凭什么过问?

    最可笑的就是乔瑄,不敢跟傅宪明硬来,就挑了她这种小角色来出气。

    「咚咚咚」一口气上了27层,跑到会议室门口,程欢憋着一口气推开门。

    啊,怎么这么多人?全家福,还是新年茶会啊?整个会议室都坐满了,平常不太参加27层决策会议的几个部门经理,也都赫然在座。

    程欢一路看过去,蹙着眉的周锦唐,噙着冷笑的朱心怡,双手环胸的乔瑄,还有一大排愕然或者好奇的脸孔。这么多人,等着看她的悲惨下场?看样子乔瑄是打算杀一儆百,谁敢跟乔家的人作对?她程欢就是个例子。

    「程小姐,请过来坐。」乔瑄居然还算有礼貌,这是程欢看见他最客气的一次,真滑稽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她没必要跟他兜圈子了,程欢没动,站在原地。「乔董这么着急把我叫来,有什么事?」

    「妳看看这份设计。」乔瑄一伸手,把一迭设计图扔过来。「哗」的一声,图纸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程欢俯下身,捡起一张,是她的设计。屈辱的感觉已经涌到了头顶,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,在这里,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「这就是妳的大作?呵呵,真气派,知不知道这样的设计要用什么样的材质,要花多少钱啊?」乔瑄站了起来,「周总监拍着胸口把妳请来,就是要给我看这种垃圾吗?」

    「这不是垃圾。」站出来说话的是周锦唐,「我个人觉得这份设计很有特点。」

    「我现在不是跟你说话!」乔瑄一拍桌子,「花的不是你口袋里的钱,你当然不知道心疼!」

    「可是这次竞标的理念,就是一切都要做最好的。」周锦唐站在程欢这边,他知道乔瑄得罪不起,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程欢被他侮辱吧。这些设计,都是他们一起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才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「那是傅宪明的理念,不是我的。」乔瑄冷冷一笑,「你那个老板现在人还在医院里,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,我看,这次是没人给你们撑腰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--」周锦唐气得满脸通红,差一点就要跳起来,程欢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「有什么就直接冲我来好了,乔董,你何必玩这么多花样?」她声音并不大,可是字字清晰。

    乔瑄呆了呆,看着程欢镇静的脸,反而有点不知所措,「妳……妳说什么?」

    「今天你叫我上来,不就是想我自动辞职吗?」程欢一笑,「上次在酒会上,因为裴桐的事情,你一早就看我不顺眼,现在又到处是我跟老板的八卦消息。你是执行董事,你要解雇我,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--更用不着侮辱我们的设计,那是整个设计部同事的心血,不是我一个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哈,哈!」乔瑄发出怪异的两声干笑,好像嗓子眼里突然被塞了一团棉花,「妳还真聪明啊,程小姐。大信请妳来,是要妳好好做设计图,不是要妳在上司办公室里卖弄风骚。我就是看妳不顺眼,要解雇妳,又怎么样?」

    「乔董!」周锦唐「霍」地站了起来,「这件事恐怕应该跟老板商量一下吧!」

    「周锦唐!」乔瑄暴怒起来,「我到底还是不是执行董事?你处处不把我放在眼里!告诉你,今天就算傅宪明就在这里,我也非赶她走不可!」

    「砰--」程欢身后,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过去,一时间,有人惊喜有人意外,有人偷偷松一口气,有人暗暗大失所望,每张脸上都变了表情。

    程欢心里突然一震,蓦然回头,是--是他!

    一半是惊喜,一半是震撼,突然的心酸涌上来,程欢呆在那里望着他。他怎么来了?刚才乔瑄不是说他去了医院?他站在门口中间,一定是跑着上来的,额上还有汗;外套提在手里,衬衫领口的扣子都还没扣好。

    出了什么事,让他这么匆忙?

    有的目光焦点都在他身上,所有人都鸦雀无声,偌大的会议室里,掉根针也听得见。因为太过安静,傅宪明粗重的呼吸声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程欢的目光碰到他的,忍不住微微一噤,不由自主退了一步。难道,他也听到了什么流言?当初乔瑄在他面前拍桌子、发酒疯的时候,也从来没见过他这种脸色啊。

    傅宪明从门口慢慢走进来,外套往会议桌上一扔,也没说话,从一张一张脸孔上看过去,眼底好像有簇炙烈的火在烧。

    没人敢说话,连乔瑄都噤声不语。实在很久没有见过傅宪明的震怒了,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「傅宪明!」外面突然传来气急败坏的叫声,随着「咚咚」的一阵急促脚步声,乔瑞从会议室外头闯了进来,比傅宪明好不了多少,她简直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「你到底怎么了?」乔瑞还顾不上注意周围的气氛,先嚷了起来,「谁给你打的电话?!针头一拔就跑回来,大信一天没有你就会关门大吉吗?」

    「是……是我。」一直在门外偷昕的叶敏,怯怯地站出来。「我知道老板在医院,本来是不想打电话去的,可是老板要是不来,事情恐怕就不好收拾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妳?!」乔瑞气坏了,「妳到底怎么做事的,公司里大大小小的董事、总监一大堆,妳找谁不好啊,非得来烦他?他在生病妳知不知道?昨天熬通宵,今天又从医院跑出来,我拉都拉不住!一路的超速还差点闯了红灯,连车都来不及锁地冲上来,我的天,到底出了什么事啊?」

    叶敏不敢说话,只求救似的看着傅宪明。

    「能有什么事,还不是为了她?」乔瑄朝程欢努了努下巴,一脸不屑,「开除一个设计部的小职员,还需要惊动傅宪明?看样子外面说的,也不见得是谣言。」

    「谁要你动她的?」乔瑞却冷下脸来,「我的事,你少插手!」

    「妳--妳还不领情?」乔瑄愣了,「妳要不是姓乔的,我管你什么死活?妳知不知道外面都在说什么,乔家大小姐,跟底下一个小职员争男人!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,回头怎么跟爸爸交待?」

    话已经越说越难听,越说越露骨,众目睽睽,程欢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。去他的谢荣昌,去他的星河广场,这个大信建设,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!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她抬脚往外走,就听见「匡当」一声巨响--傅宪明已经一脚把乔瑄的椅子踹翻了!他这一脚,踹得那么猛,乔瑄连人带椅子往后翻了过去,等他叫出来的时候,整个人都已经滚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「老板!」

    「乔董--」

    「宪明!」

    一时间,惊呼声四起,人人都像被踩了尾巴似的,从座位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程欢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,忘了自己到底叫出声没有,本能地往傅宪明身边冲了过去,一把拉住他,「你疯了?!」

    乔瑄滚带腮她从地上爬了起来,惊恐和愤怒已经把他的脸都扭曲,悫嘶力竭地叫了起来:「你,傅宪明,你敢跟我动手?!保安呢,快叫保安来--你他妈的还傻呆着干什么?」他一巴掌掴在身边正忙着扶他的人脸上,「给我报警!」

    旁边那个部门经理没反应过来,这一巴掌结结实实掴在他脸上,挨得这个冤枉,整个人都被打愣了。

    乔瑞也冲了过来,不敢置信,「宪明--你,你--」

    傅宪明转过脸,一把握住身边程欢的手臂,程欢连一声惊呼都没叫出口,已经被他拉进了怀里!

    倒吸了一口冷气,程欢奋力想要推开他,天啊,傅宪明到底怎么了?!

    可是,可是--来不及想什么,眼前一黑,傅宪明已经低下头来,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大脑一片空白,心思一片混乱,时间彷佛一霎那间陷入了停顿--就连程欢的呼吸,也在这一秒钟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拥抱,霸道又悍烈,傅宪明几乎把程欢整个人都揉进了自己的怀里。可是,他的这一吻,却是那么令人心碎的温柔,好像把所有的爱惜和柔情,都融进了这一刻的辗转缠绵里。

    程欢不敢睁开眼睛,耳朵边上传来远远的惊呼声,却好像是沉在水底,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,脚底下踩着的,好像并不是坚实的地板,模模糊糊,惊涛拍岸,觉得自己就快要随着他的呼吸化成泡沫,消失在周围滚烫的空气里。

    一阵尖锐的甜蜜,带着莫名的刺痛,深深刺进柔软的心底,胸口传来紧缩的悸动,一时之间,居然分不清此时此地,自己到底在哪里。好像还是下着雨的那一夜,在弥漫着心动和迷乱气息的楼梯上,他近在咫尺的那一刻--呵,深深迷恋,他外套上熟悉又好闻的味道,他无声的温柔和温暖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傅宪明终于松开手。

    程欢吸了一口气,懵懂地睁开眼睛,一阵刺目的光亮。悚然一惊,不是,不是那个晚上,四周有无数视线,都呆呆地凝固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偌大的会议室里,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声音都好像被掐断在喉咙口。

    「我喜欢妳。」耳边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,是傅宪明?他无法说得大声,而且十分沙哑,如果不是四周太过安静,几乎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程欢闭了闭眼睛,震痛从胸口一直传到指尖。满天谣言,四周的好奇和轻蔑,都被这轻轻一句话,击得粉碎。谁说傅宪明是乔瑞的男人,谁说他是大信的驸马爷,谁说她程欢使尽了浑身解数,只为了要勾引傅宪明?现在乔瑞就站在一边,眼睁睁看着他的吻,落在程欢的唇上!

    就是为了这个吧,他撇下医生飞车赶过来,不惜跟乔瑄动手,不惜当着所有人的面,跟她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乔瑞的脸色变得煞白,漆黑的眸子盯着程欢,这一刻,到底谁会比谁更震惊?

    「老板……」周锦唐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可是,实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来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傅宪明沉默地看着程欢,只说了一句话,可是已经费尽力气,喉咙的灸痛好像在燃烧。

    是,他踹乔瑄那一脚,不过是冲动。从前忍他让他,都是为了大信,可是现在突然发现不值得。为了成就大信的光荣,他不在乎辛苦,不在乎时间,不在乎自己的面子,可是这些代价,并不包括牺牲自己所爱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到底程欢听不听得出来,他刚才说的这句话,是每一个字都当真?从第一眼见到她,站在青翠的巴西木下,带着一点淡淡骄傲的微笑,远远看着他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喜欢她。

    不过是这样而已,不过是喜欢她,何必还要闪闪躲躲,瞻前顾后?刚才一进会议室,看见她倔强的背影,一个人面对所有轻蔑和侮辱也不退缩,那一刻,好像有人在他心上点了一把火。大信是大信,乔家是乔家,再忍下去,简直不算男人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。」叶敏站在门边,已经看得傻住了。刚才打电话给老板,根本就是找死嘛!如果早知道场面会这么火爆,打死也不敢搅和进来啊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看见乔董被踹翻在地上的狼狈样子,还真是想不到的痛快啊。

    「程欢!妳给我解释解释,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?」电话那头,谢荣昌正在气急败坏地大叫,「马上就要拿出竞标方案了,妳现在给我捅出这种漏子来?乔瑄不会放过妳,妳知不知道!」

    「那些都是谣传……」程欢撑着头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真要命,坏消息传得还真是快啊。

    「是什么都好,我警告妳,时间不多了。」谢荣昌是真的急了眼,「妳不会是收了钱,临时要翻脸去帮大信吧?」

    「怎么会!」程欢一口否认,绝对不可能!凭什么要放弃?

    「那妳和傅宪明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「他……」程欢顿了一下,「不管怎么样,我知道应该做什么。」

    「下个月,乔柏年就要亲自回来,打点星河广场竞标的事情,到时候动手就晚了。」谢荣昌的语气缓和了些,「再说,妳和乔瑄闹得这么水火不容,他不会容妳留在大信的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了。」程欢生硬地回答,突然想把话筒摔掉。她会不知道这些吗?没时间了,还要在这里听他没完没了地哆嗦。

    不过,事情的确很糟,本来是打算利用乔瑄来牵制傅宪明,可是眼下,却把她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卷进了冲突的中心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经过这么多事情,她已经对结果完全失去了把握。是不是因为害怕失败?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,她觉得自己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早晨睁开眼睛的时候,对着镜子说,今天就要把所有数据弄到手,趁大信还没防备,干干净净地抽身而退。从此以后,一大笔酬金到手,坐着荣泰市场总监的位子,还有什么不满足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每过一小时,心思就会多一层。

    没锗,要动手的话,随时都可以。所有设计都已经拷贝下来了,包括详细的资金预算,只要再拿到傅宪明的标书和演示文案,就可以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谢荣昌那边,已经和裴桐达成了默契,只要把大信拖下马,就趁他们调用启动资金的空档,把清泉别墅区的地皮吃下来。到时候,大信损失惨重,股价也会大幅下跌,再联合登峰趁低吸纳,应该就是打垮大信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怎么掂量,都觉得胜算在握。

    可是,可是--傅宪明呢?他会怎么样?程欢不敢往下想。

    星河广场是他一手负责,如果出了岔子,他要担负起全部的责任。更何况,现在他和乔瑄已经翻了脸,乔瑄那种人,决不会放过这个攻击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理由为了一个傅宪明,就放弃酝酿了这么久的计划吧!而且,错过这一次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大信建设抗衡。

    程欢烦躁地跳下沙发,在地板上兜着圈子。不能再犹豫下去了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还怎么收手?要她放弃什么都可以,可是大信建设,她一定要赢。

    「嘟嘟嘟--」电话声刺耳地响起来,这个谢荣昌还真是缠人啊,一个早上打了三遍电话来!

    程欢一把拎起话筒,「刚才不是都说了,我知道怎么做!」

    那边一阵沉默。「是我,傅宪明。」

    他?!程欢的听筒差点抓不牢,掉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来公司上班?」傅宪明的声音,还是有点沙哑,咽炎还没有完全好吧。可是听得出来,有种掩不住的担心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我已经请了假……」程欢的脸开始发烫,是,她请了假,因为没办法面对他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妳请了假。」傅宪明不跟她兜圈子,「只是想知道理由。」

    「我今天……头痛。」程欢费力地说着谎,他的声音穿过听筒,贴在她耳边,好像连呼吸声都感觉得到。这种贴近的感觉,她实在有点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「程欢。」傅宪明好像叹了口气,「妳总不能一辈子不上班吧?何况那天的事,也不是妳的错。」

    「我可以辞职。」程欢冲动地脱口而出。算她卑鄙好了,怎么说都可以,她是真的不想背负这个背叛的罪名。别人怎么看,统统无所谓,可是真的很害怕傅宪明知道,出卖他的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辞职好了,那个什么荣泰市场总监的位子,她大不了就放弃,从此远远离开这个地方,再也不见傅宪明。也许就只有这样,才能掩盖她出卖了他的事实。

    「别傻了,现在辞职,什么错都要推到妳身上。」傅宪明温和而冷静,「而且从今天开始,在这个地产圈子里,妳连一个立足之地都没有。」

    他说得一点都没错,得罪了乔家,还有谁敢要程欢去做事?

    「找在妳楼下。」他继续说,「一直等到妳出来为止。」

    程欢目瞪口呆。什么,他居然就在她的楼下?

    拉开旁边的窗帘,果然,那辆熟悉的银灰色车子正停在拐角。一时之间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是啊,不能走。要是就这么功亏一篑,她连一条退路都没有。标书和演示稿都没拿到,谢荣昌那只老狐狸,是一毛钱都不会付的。到时候,这座城市里,再也没有一家建设公司敢用她,所有心血和努力都要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再怎么犹豫,还是要回去的。程欢只好慢慢地穿好外套,走到楼下去。

    傅宪明倚着车门,一边抽烟,一边等她。早晨淡淡的阳光,透过疏落的树阴照在他身上,温暖又寂寥。他还穿着干净的细条纹衬衫和西装外套,珍珠灰的丝质领带--这么整齐的上班衣服,大概是直接从公司开车过来的。

    程欢低下头,轻轻走过去,听见他说:「上车吧。」

    就这样而已?关于那天会议室里那一场轩然大波,他什么都不想说?

    傅宪明帮她关好车门,踩熄了刚抽一半的烟,绕到驾驶座这边上车,拉起安全带,发动引擎,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程欢忍不住偷偷从眼角瞥他一眼,脸色那么平静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「呃,回公司--我应该直接回设计部那边吧。」她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傅宪明仍然不说话,只顾着开车。

    「你用不着这么严肃吧?」程欢努力开着玩笑,搞什么,大老远来接她,就是为了耍酷?

    傅宪明侧过脸来,看了她一眼,「随便就敢不上班,妳当公司是游乐场?」

    「事情都闹成这样,我怎么回去啊?」程欢脱口而出,还不都是他!现在只怕小道消息都已经登上了八卦周刊了。

    傅宪明左手扶着方向盘,右手慢慢过来,握住程欢的手,轻轻握紧。

    程欢一震,暖流从指尖一直涌到胸口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用说,解释的话,鼓励的话,安慰的话,都没有这紧紧一握来得踏实。

    程欢低下了头,他的手心那么温暖,几乎要把她的心烫伤了。隐隐的炙痛,让她说不出话来。过去的每一幕,每句话,对他来说,都是欺骗,他总有一天会明白,是他握错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「程小姐,早!」

    一大早,程欢就在大堂里遇见保洁组的大婶。

    「哦,早。」程欢有点讪讪地打着招呼,来得这么早,就是怕跟别人挤电梯。现在大信建设只怕是没有不认识她的人了吧。

    「昨天晚上没睡好啊?」大婶放下抹布和水桶,凑了过来,「看眼圈都黑了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程欢下意识地摸了摸脸,睡得好才怪,翻来覆去都是星河广场的事。

    「年轻人不要那么大的心思,很伤神的。」大婶脸上的笑容像朵菊花,「别管那些人胡说八道,妳看咱们老板也都一心一意护着妳,还怕什么?」

    程欢愕然,抬头看着面前这张笑脸,突然惭愧得几乎想逃。

    昨天已经把标书拿到手了,全部的资料,都已经如约交给了谢荣昌。按照他们之间的协议,至少还要等到正式收购大信的时候才能离开,因为还有一连串的计划要实施。大信的客户资料,决策层的应变决议,还有股东方面的资料,也都要慢慢收集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个早上,她几乎连走进电梯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跟谢荣昌毁约,就是当了逃兵;如果继续留在大信,就还要扮演一个叛徒的角色。程欢突然发现,自己已经不知道哪一种身份更可耻。

    慢慢走向自己的办公室,程欢觉得两条腿好像灌了铅。放弃吧,算了吧,才刚刚开始,她已经这么疲倦。

    推开门,一阵淡淡花香扑面而来,程欢呆住了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一大束新鲜的粉红玫瑰,正粉嘟嘟地绽放着,朝她娇嫩可爱地微笑。

    傅宪明从椅子里站起来,「这么早?」

    程欢呆呆看着他,「你--你怎么在这里?」

    「已经等妳半天了,一直犹豫,到底要不要把花放在妳桌子上。」傅宪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这么一个下意识的小动作,泄露了一丝腼腆。

    程欢看了看桌上那一大捧的花,又看了看傅宪明,忽然心酸得差点掉眼泪。

    不要了吧,他对她好一分,她的负疚就重一分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妳喜不喜欢,花店的老板一直大力推荐这一种。」傅宪明慢慢走过来,两只手插在裤袋里,「我是第一次去花店。」

    程欢哑口无言,咽喉好像被什么东西梗住了,是,他何必自己去花店,随便叫秘书打个电话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「妳不喜欢?」傅宪明站在程欢面前,低下头看着她的脸色,「下次换一种好了--」

    程欢不肯抬头,只盯着他的领带结。

    「程欢,妳怎么了?」傅宪明伸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,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」

    他的手,还是这么温暖。程欢用尽力气转开脸,这场戏,她实在已经演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「要是--我离开大信,你会不会--也一起走?」她听见自己干涩地问。

    「好端端的,为什么说这种话?」他微笑,「留在我身边不好吗?」

    程欢鼓起勇气,「下个星期,星河广场就要开标了,万一失败,你有没有想过退路?」

    「如果没有把握,我也不会贸然中止所有的工程,去夺这个标。」傅宪明轻轻把程欢揽进自己怀里,「怎么这么没信心,这可不像妳的风格。」

    程欢的头靠在他肩上,一阵一阵心酸,只好闭上眼睛。就当是最后一次亲近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不能说后悔,现在已经太晚了。做人应该敢做敢当,放弃傅宪明,换来一场盼望已久的胜利,还算公平吧。可是,为什么啊,她竟然难过得不能自已?

上一页 《寻欢记》 下一页
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